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煙火女子


女子,可以不嬌,不媚,不豔,不性感。但是一定要善良,感恩。

謙卑的女子最惹人疼,微笑的女子最暖人心,充滿煙火味道的女子才是最好的女子。

一個週末的早晨,太陽剛剛照進窗臺,幾縷柔光穿過竹編的窗簾在被子上跳躍。睜開嵌著眼屎的眼睛,從被窩裏伸出一只手去夠梳粧檯上的眼鏡,“啪”的一聲,嚇得你來不及穿衣服就從被窩跳起來了,陶瓷的泡有茉莉花的nuskin杯子摔在地上,杯子碎了,水慢慢的向四周流動,形成一個不規則的好看的圖形,杯子碎片和幾朵茉莉花靜靜的坐在地上,不出聲。一縷陽光閃過,照亮了茉莉花香在房間裏蔓延飄蕩。你噘起嘴巴用手揉了揉蓬亂的黑髮,光著腳下床準備收拾這個殘局。

一天的生活開始了。

從櫃子裏翻出攢了一個周的髒衣服扔進洗衣機,倒許多洗衣粉進去,然後洗衣機呼嚕嚕開始幹活了。

卷起窗簾,打開窗戶,陽光明媚。

疊被子,整理房間。把枕頭底下的《文藝風象》放到書架裏,從被窩裏找到皮筋胡亂的紮起頭發,然後提著褲子飛奔去廁所,邊刷牙邊刷微博。洗漱完畢,找抹布擦桌子,擦茶几,擦凳子,還擦你的玻璃的喝水杯子。拖地,一遍一遍的拖,額頭上的汗珠落下來,掉在地板上。拖把上纏滿了你的頭髮,烏黑烏黑的。

一切停當,坐下來,過你自己一個人的週末。

讀一段文字亦或寫一段文字之後,你就覺得自己變的美麗起來。在文字的迷惑下,覺的自己變的時尚,文藝,柔軟,復古起來了。甚至不再是女漢子了。我們生活在世俗裏,平庸的如一粒沙子,當那些無奈惆悵來臨的時候,你選擇在文字裏尋找不染塵埃的世外桃源,然後盡情的放縱自己的幻想,任其天馬行空。反復迴圈,永不疲勞。

窗外薔薇花兒開的妖豔,風一吹,讓人整個心都碎了。幾只小鳥從這個屋簷飛到那個屋簷,好似不覺得疲憊。陽光柔柔的,被風吹進木屋裏。木窗裏的culturelle益生菌木桌前坐著的可人兒生的一張嬌俏的臉,大大的眼睛透明清澈。烏黑的長髮從頭頂一直蔓延到腹部,好像無盡止。櫻桃嘴巴微微噘起,透著性感和倔強。芊芊玉手捧著一本《聖經》讀的忘我,偶爾臉頰緋紅,嬌羞,偶爾輕輕掩面一笑,樣子可愛極了。

雨聲斷斷續續,街道上安靜極了。臥室裏的臺燈微弱,泛著星星。在電腦桌子的角落裏,一個女子蓬頭散發,姿勢慵懶的肆意的坐在木地板上,手捧安妮的《蓮花》淚流滿面,甚至有鼻涕掛在嘴邊也不知曉。音響裏的音樂緩緩流出,是低沉而又撕心的大提琴。夜,漸深。女子起身關掉音樂,走到窗戶跟前,在玻璃的霧氣寫下了一個人的名字,看著這個名字很快就消失之後回到床上,關掉臺燈,合衣而睡。

一杯清茶,一本宋詞,一把古老的籐椅。素衣,素顏,你把自己裝扮成委婉的江南女子,撐著油紙傘打雨巷裏靜靜走過。被雨,被風親吻過的發絲幾多惆悵,幾多寂落。看,有個男子走過來了,近了,又近了,向你逼近了,你紅著臉動著心準備向他投懷。只聽“隆、隆、隆”的聲音,從文字的城堡裏回過神來,洗衣機出故障了。

飛奔陽臺,晾曬衣服。洗衣粉的清香淡淡的,很迷人。哼著歌兒晾好所有的衣服,然後進盥洗室刷廁所,廁刷與馬桶的摩擦聲就像是一首歡快的曲子一樣,勻勻的,很舒緩。不一會兒,馬桶潔白無暇,盥洗室裏有清廁劑的味道,淡淡的,飄進客廳裏,忽然幾多惆悵,歌曲《領悟》的MV就是一個女子蹲在地上用力的擦馬桶,淚與汗混合,說不出的悲傷與痛苦。

你總是這樣神經,上一秒歡樂無比,下一秒傷感滿懷。

你竟是這樣的喜歡這樣的自己,隨性,為所欲為,放縱自己任何的小性子,並且永遠的自己包容自己。沉溺幾分鐘,梳頭、換衣,穿鞋、出門、買菜。

週末的早晨菜市場很熱鬧,上家教的大型展覽小孩,年輕相擁的情侶,挎包疾步的女子,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,散步晨練歸來的爺爺和冒著熱氣的豆漿牛奶煎餅油條,還有角落裏賣菜的老人在晨光裏形成一幅優美的水彩畫,自然而又恬靜。

你被淹沒在茫茫人群裏,那樣的平凡又那樣的與眾不同。

早晨菜市場的菜很新鮮,你邊挑著自己要的菜邊與老闆說話。老闆說:“閨女,我這攤子這個月完了就不擺了,打算裝修一下來賣早餐,你以後早上過來吃早餐吧”。你笑著說:“好啊,會的,祝老闆生意興隆”。走的時候老闆送了你一把綠油油的韭菜,說可以炒一盤子雞蛋韭菜。在路口的拐角裏,一個瘦弱的老奶奶坐在地上,面前擺著幾把子韭菜,枯黃淩亂,你停下來,然後蹲下去,問了老人韭菜的價錢,然後買了一把子。

回到家裏洗手、摘菜、煮飯、燒湯,忙的不亦樂乎。油煙機轟隆隆,菜在鍋裏發出滋滋的聲音、鏟子與碟子碰撞的聲音、還有你五音不全的歌聲匯在一起仿佛是一場盛大的音樂會,嘩嘩的流水聲似掌聲,熱鬧極了!雖然你的菜做的並不是很美味,甚至沒有顏色的搭配。你也並不十分喜歡做飯,但是那個過程很享受,只要拿起了菜刀,就會做的很認真。

你覺得作為一個女子,自強自立固然重要。但是在做飯這件事上還是不能馬虎,不能捨棄的。人生一世,女子一世,不會做飯會是一種悲哀。你始終覺得一個女子的職責就是洗衣做飯,這個過程是快樂的,也是幸福的。

你做的飯菜,偶爾會得到家人的稱讚,這樣心裏也是滿足的,鹹了,淡了,都被包容著,日子在飯菜裏冒著熱氣,飄著清香。 低下頭去吃飯的時候,聞到自己身上油煙的味道,充滿詩意。

你說,你願意這樣平凡的過一輩子。上穩定的班,走固定的路,做瑣碎的家務 ,載著滿身油煙氣味在窗臺下看一本書寫一段字,靜靜的在那一畝三分地裏綻放,做一個真實的煙火女子,然後終老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